20经济模型及对生态中各方有何影响一文读懂以太坊

  • 时间:
  • 来源: 网络
  • 分类: 百科
  • 136条评论
  • 194浏览

本文主要针对以太[yǐ tài]坊2.0的经济模型进行研究,重点分析供给情况和需求情况的变化,并讨论了以太坊2.0改变共识机制[jī zhì]后对生态中各方参与[cān yù]者的影响。当以太坊2.0系统中抵押的 ETH[ETH] 数量[shù liàng]较少时,验证[yàn zhèng]者的年收益率会很高;当 Staking[Staking] 的参与者和收益率达到一定的平衡后,只有对以太坊有更强认同感的投资者才会选择成为验证者。

以太坊2.0有很多改进之处,共识机制由 PoW 转为 PoS 是其中一个重要变化。共识机制的改变会对以太坊2.0的经济模型产生很大影响。

供给情况

ETH 的供给可以分为初始代币和增发[zēng fā]代币两部分。

初始代币

2014年,以太坊进行了为期42天的预售,售出的 ETH 数量是60,102,216,共募集到了31,531个比特币,根据当时的比特币价格,大约为1,843万美元。同时,以太坊社区的早期贡献者和以太坊基金会分别获得5,950,119个 ETH。以太坊的初始代币总量大约是7,200万。

增发代币

增发代币可以分为普通区块固定奖励和叔块奖励。

最初,以太坊设定的固定奖励是每个区块获得5个 ETH。固定奖励经历过两次减少(下图1中红色箭头)。在区块高度到达4,370,000后(2017年10月),固定奖励修改为3个 ETH;在区块高度到达7,280,000后(2019年3月),固定奖励修改为2个 ETH。

由于以太坊的出块时间比较短,临时分叉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因此,以太坊设置了叔块奖励,主要目的是提高挖矿的公平性和矿工[kuàng gōng]的积极性,保护以太坊网络的系统安全,更加合理地利用算力。

ETH 数量随时间变化(图片来源:Etherscan)

ETH 的组成(数据来源:Etherscan)

升级到以太坊2.0后,参与者获得增发代币的方式由挖矿转为参与 Staking。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yòng hù]参与 Staking,以太坊2.0将验证者的年收益率与抵押的 ETH 数量挂钩。当系统中抵押的 ETH 数量较少时,验证者的年收益率会很高,随着抵押的 ETH 数量增多,验证者的年收益率会降低。下表是 EthHub 给出的 ETH 年增发量,表中给出的增发量是最大值,如果验证者受到惩罚的情况出现,实际增发量会小于这个数据。

表1:升级到以太坊2.0的ETH增发量(数据来源:EthHub)

表2为 ETH 的历史增发量。对比表1和表2可以看出,升级到以太坊2.0后,ETH 的增发量和通胀率都会大大降低。同时,随着以太坊改进提案 EIP 1559 的引入,未来会有大量充当交易费的 ETH 被燃烧销毁,这也会造成 ETH 数量的减少。

表 2:ETH 历史增发量(数据来源:Etherscan)

供给情况的变化带来的主要影响有三点:一是在 PoW 共识机制阶段,普通用户没有能力参与挖矿,持币用户的利益会因 ETH 增发遭受损失;采用 PoS 共识机制后,普通用户可以参与 Staking,从而抵消 ETH 增发带来的损失。二是 ETH 的增发量和通胀率降低,对 ETH 的长期价值来讲是一个利好。三是参与 Staking 的 ETH 数量增多时,收益率会变得比较小,对用户的吸引力会下降。同时,ETH 的增发量降低也意味着当前生态参与者的付出回报比会变差,而早期的持币大户却可以通过“搭便车”从生态发展中获益。

需求情况

当前,ETH 的权益主要是使用权。在以太坊生态中,转账交易和执行智能合约都需要使用 ETH 支付 Gas 费,矿工可以获得 Gas 费。但有观点认为,Gas 费这种模式是“谁使用谁付费”,并不能很好地捕获价值。在以太坊生态中执行智能合约会受到以太坊性能的限制,单位时间内的交易次数不高,Gas 费的消耗数量非常有限。并且,很多基于以太坊开发的项目会通过 Layer 2 来扩展性能,Gas 费的模式并不能捕获这部分价值,ETH 不能随这些项目的发展实现同步增长。

每天消耗的 Gas 费(图片来源:Etherscan)

升级到以太坊2.0后,ETH 的权益主要包括使用权和收益权。

以太坊2.0的性能会有明显的提高,会有更多区块链项目基于以太坊进行开发和运行。这意味着 Gas 费的消耗数量会增加,整个生态对 ETH 的实际需求会显著提高,这会对 ETH 的价值增长起到驱动作用。当然,Gas 费的模式没有发生改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价值捕获的问题。

收益权主要是指用户通过抵押 ETH 获得 Staking 收益,这是用户对 ETH 的新增需求。参与 Staking 的用户需要先持有32个 ETH,然后通过智能合约抵押32个 ETH 成为验证者。当以太坊2.0系统中抵押的 ETH 数量较少时,验证者的年收益率会很高,这会吸引用户在早期参与 Staking 获得收益。参与 Staking 的 ETH 从市场上退出流通,这会对 ETH 的价格起到支撑作用。

升级到以太坊2.0不会对以太坊的治理机制产生太大影响。以太坊2.0的治理机制尚未定案,但有很大的可能是维持目前基金会、节点运营商及开发者三权分立的架构,继续实行链下治理。虽然权益证明公链的主流治理机制是链上治理,但短期来看,ETH 不会被赋予治理权。

对生态中参与者的影响

以太坊生态中的参与者主要包括矿工、验证者、节点服务商[fú wù shāng]和交易所等。以太坊在区块链领域的影响力非常大,共识机制的改变会对生态中所有的参与者产生影响。

矿工

矿工是受影响最大的群体。虽然升级到以太坊2.0后不会立即停止 PoW 挖矿,会让两条链并行一段时间,但是后续挖矿难度会逐渐升高,促使矿工放弃挖矿,最终以太坊还是会完全转成 PoS 共识机制。届时,矿工持有的矿机、建设的矿场和其他设备都不能在以太坊生态中发挥作用。

矿工接下来可能选择的道路有三种:一是完全放弃挖矿,追随以太坊2.0在新的玩法中找到定位,矿工会遭到很大的损失。二是用现在的矿机和设备去挖类似于 ETC(以太经典)这样的代币,离开以太坊的社区。三是矿工联合起来对以太坊进行硬分叉,在分叉后的链上继续采用 PoW 共识机制进行挖矿。

目前,以太坊生态中的矿工需要配备硬件设施并消耗电能,不需要持有 ETH。相反,矿工会不断出售 ETH 来支付电费、人工费和维护费等。矿工的风险敞口主要来自 ETH 价格下跌对其拥有的矿机、矿场和其他设备的价值影响。

以太坊的矿工之间是竞争关系,不存在交互式沟通协作。谁先找到随机数 Nonce,谁就获得记账权和出块奖励。为平滑挖矿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并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多个矿工可以形成矿池这样一种特殊的合作关系。但矿池与矿池之间仍是严格竞争关系。以太坊算力的中心化程度非常高。下图表示以太坊的算力分布图,可以看出,以太坊前十大矿池的算力占比之和约为全网算力的83%。

以太坊算力分布图(图片来源:Etherscan)

验证者

升级到以太坊2.0之后,验证者是新出现的一类群体。为避免中心化问题,以太坊2.0降低了普通用户参与 Staking 的门槛,以太坊用户只需通过智能合约抵押32个 ETH 就可以成为验证者。

与矿工相比,验证者面临的硬件设施要求会降低很多,但参与 Staking 需要持有 ETH,验证者的风险敞口主要来自锁定 ETH 的流动性风险和期限风险。

以太坊2.0是一项大工程,即将上线的是 Phase 0,不支持转账交易,预计到 Phase 2 才能实现转账交易和执行智能合约。因此,参与以太坊2.0的 Staking 锁定期时间很长,大概是两年。漫长而充满不确定性的锁定期会成为用户参与 Staking 的阻碍。

放弃 ETH 流动性的成本与锁定 ETH 的数量和时间正相关,也与持有 ETH 的策略有关。对长期持有 ETH 的人而言,他们本就没有出售 ETH 的计划,锁定 ETH 的成本很低。但对一个普通投资者而言,在 ETH 价格波动性高的时候锁定 ETH,意味着成本很高。比较锁定 ETH 的成本与参与 Staking 的回报,只有倾向于长期持有 ETH 的人才有动力锁定 ETH 以参与 Staking,而这些人往往也是对以太坊有更强认同感的人。

节点服务商

以太坊2.0对于所有的 PoS 节点服务商都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机会,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从下表中可以看出,相较于 PoS 节点服务商的热门项目 EOS、TRON、Tezos 和 Cosmos 等,以太坊的市值比这些项目市值的总和还要大,以太坊2.0会直接成为市值最高的 PoS 项目,并且,后续参与以太坊 Staking 的用户也会非常多。因此,以太坊2.0对于所有的 PoS 节点服务商都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机会。

表 3:热门PoS项目的市值(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但前文讲到过,以太坊2.0要求每个账户中抵押的 ETH 数量是32个,这对于节点服务商来讲是一个很大的限制。对于其它 PoS 项目,节点服务商只需要几台大型服务器就可以运行。但是对于以太坊2.0,节点服务商可能需要同时运行成百上千个机器和账户,这对于服务商的运维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同时,节点服务商还需要对不同客户提供不同的服务。对于持有 ETH 数量较多的大客户,服务商需要帮助大客户分配 ETH 到多个不同的账户;对于持有 ETH 数量不足32个的小客户,服务商需要帮助小客户之间进行合并。对于规模较大、信誉较好的节点服务商,这些工作可以通过中心化的方式实现;对于规模较小的服务商,需要通过智能合约来吸引用户。并且,节点服务商之间也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因此,以太坊2.0对于所有的 PoS 节点服务商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交易所

目前,很多交易所建立了自己的 PoS 矿池,使用用户托管的数字货币进行 Staking 获得利润。以太坊2.0的共识机制改变之后,这些交易所矿池肯定也会参与 Staking。同时,在解决 Staking 代币的流动性问题上,交易所有独特的优势。交易所可以用中心化的方式提供流动性解决方案。例如上线锚定 Staking 代币的期权类新币种,交易所可以提供场内交易,但不允许提币转出。

总结和思考

以太坊2.0有很多改进的地方,共识机制由 PoW 转为 PoS 是其中一个重要变化,共识机制的改变会对以太坊2.0的经济模型产生很大影响。对于供给而言,ETH 的增发量和通胀率都会大大降低,对于需求而言,整个生态对 ETH 的实际需求会显著提高。因此,从供需情况来看,以太坊2.0会对 ETH 的价值增长起到驱动作用。

以太坊2.0共识机制的改变会对生态中的矿工、验证者、节点服务商和交易所产生不同的影响。各方需要提前对共识机制的变化做好相应的应对措施。以太坊2.0降低了普通用户参与 Staking 的门槛。当以太坊2.0系统中抵押的 ETH 数量较少时,验证者的年收益率会很高,这会吸引用户在早期参与 Staking 获得收益。但是,以太坊2.0的 Staking 锁定期很长,当 Staking 的参与者和收益率达到一定的平衡后,只有对以太坊有更强认同感的投资者才会选择成为验证者

精彩评论

匿名用户

我真的很花心,喜欢每一天的你和每一个的你

匿名用户

我知道我脾气不好,如果你不能忍受,我希望你自己反省一下,为什么别人可以!

匿名用户

白云深处有人家,人家……想死你了

匿名用户

勇敢面对磨难,那些杀不死你的,顶多是让你留下残疾

匿名用户

想做你的枕边书 怀中猫 还有意中人